看书阁

看书阁>王爷,你那还缺俘虏吗 > 第47章 挟持(第1页)

第47章 挟持(第1页)

看书阁『wWw。seeshu。net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阮小暖根本就不知道他现在在想什么,以为他和自己一样讨厌顾俊修,对他的称呼直接就变成了“壮士”。这个称呼让林子安再次黑脸,只是某人一直在兴奋中,没有发现异样。

“你和誉王真的是水火不容吗?”等她说的口干舌燥的时候,他开口问道。

阮小暖没有任何犹豫的点头,自她穿越过来,一切不好的事情都是因为他。如果不是他的话,她现在还是一个坐拥后宫美男的女皇。哪像是现在成了一个没有自由的战俘,她深深的叹了一口气,对他说道,

“壮士,虽然我很佩服你的勇气,但是顾俊修不是好惹的,我给你起找点药材来,你还是赶紧离开吧。”说完之后,不等林子安说话,小心的离开了房间。

此刻在正殿中,顾俊修的脸在烛火的照映下,有点忽明忽暗。他像一尊雕塑一样坐在那里,眉头微微的皱起来,好像是在想什么事情一样。外面是侍卫走进来看到他的时候,先是被他的外貌惊讶了一番。因为他很多时候都是带着面具,刚看到他的脸的时候,完全就不敢直视。低着头说道,

“殿下,没有找到人。”

顾俊修只是淡淡的瞥了他一眼,没有生气的意思。儿此刻昏暗的道路上,有一个小小的身影,她探头探脑,好像是在顾忌什么一样。看到周围没有人,她才快步的往前走。然而还没有走几步,就撞上了一堵肉墙。她低着头说了一句抱歉,想要赶紧离开。但是还未走的时候,手腕就被抓住,

“你这么晚急匆匆的去哪?”

她这才知道刚才撞上的人竟然是顾俊修,在心里暗道了一声不好。抬头的时候,脸上就只剩下笑意,看着她道,

“原来是殿下,是奴才眼拙。”顾俊修看到她手里的药材,皱眉问道,

“你拿这么多药干嘛?”

“奴才偶感风寒,就去太医院抓了一些药。”幸好她脑子转得快,阮小暖在心里庆幸道。然而顾俊修下一句话话又让她崩溃,他只是看了看她的药,漫不经心的开口道,

“既然是风寒,为什么会有这么都止血的药?”

阮小暖现在的表情就像是吃东西噎住了一样,完全就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来掩饰。然而顾俊修却没有继续问下去,而是让她离开。

她走了几步,不放心的回头看了一眼,见到他白衣飘飘的站在夜色中,不知为何,心里竟然瘆得慌。她努力的说服自己,肯定是她想多了,然后就头也不回的回到了住的地方。看到林子安还好好的坐在那里,松了一口气。见他的伤在肩膀上,直接接脱开他的衣服。

不知为何,林子安看到她近在咫尺的脸的时候,竟然不自觉的吞了吞口水。阮小暖不管他是怎么想的,将药一股脑的敷在他血肉模糊的伤口上,一边开口道,

“你将这些药材带上,赶紧离开。他不久就会发现这里的异样。到时候我们俩都会没命。”

因为刚才看到顾俊修的事情,让她心里非常的不安。总感觉他的话似乎是有深意,但是现在救人要紧,顾不了其他的。林子安冷峻的眼睛一直盯着她,不解的问道,

“我们素不相识,你为什么要救我?”

“因为我觉得你是一个壮士,不应该这么轻易的死去。”她理所当然的说道,根本就没有什么目的,单纯就是觉得他是一个值得她欣赏的人而已。

“我叫林子安。”他也不知道为什么hi告诉他名字,但是却在心里觉得她不会害他。阮小暖给他包扎,等过了一会儿才知道他刚才是在说他的名字。她点头表示知道了。正要介绍自己的时候,又听到了外面禁卫军的声音,她心里一惊,焦急的说道,

“他已经发现了,现在怎么办?”顾俊修如果知道她帮助一个刺客,估计是不会放过自己。想到自己命不久矣,她忍不住流下了眼泪。林子安冷冷的看着她说道,

“你哭什么?一个男人遇到事情不知道想解决的办法,竟然哭起来在,这像什么话。”阮小暖被他一吼,哭的更加的厉害。想着她马上就要死,关于身份问题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,她边哭边说道,

“其实我根本就不是太监,我就是一个女孩,今反正今晚也活不成了,告诉你也无妨。”林子安难得的惊讶的睁大是双眼,但是禁卫军马上就要进来了,他抓起阮小暖,小声的说了一句“对不起”。然后就用剑抵在她的脖子。

“喂,你干嘛?”她后知后觉的感觉到她似乎又被挟持了。

想要挣脱,但是林子安因为刚才止住了血,又休息了很长时间,伤势没有大碍。她一个弱女子自然是无法与之抗衡。而在外面的顾俊修听到她的声音,忍不住加快了脚步冲进来,看到她脖子上明晃晃的短剑的时候,心里一紧。看着林子安冷冷的说道,

“这就是你们江湖人的所谓的道义吗?”声音里无限的嘲讽。

林子安在看到他脸上毫无紧张之感的时候,忍不住开始怀疑之前的猜测。他挺热闹将短剑又刺进了几分,阮小暖细腻的脖子立刻就出现了血痕。这次顾俊修的眼里终于出现了紧张,他紧紧的盯着他的手问道,

“林子安,你想要怎么样?要挟一个毫无意义的太监就能威胁道本王吗?”林子忍不住哈哈大笑。

如果不知道眼前这个弱弱小小的太监是女子之身的时候,说不定会相信他的话。但是再知道这个太监是他金屋藏娇,就知道自己今天命不该绝。阮小暖挣扎了一番,但是这样反而让短剑更加的刺进皮肤。脖子上不断的传来刺痛,她忍不住破口大骂,

“你这狼心狗肺的人,枉费我以为你是一个壮士,费尽心思的帮你疗伤,没想你竟然狗咬吕洞宾,像你这样的人,在我今天就不应该救你。”她的声音很大,在场的很多人都在听她毫无形象的大骂。看书阁『m。seeshu。net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

已完结热门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