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阁

看书阁>王爷,你那还缺俘虏吗 > 第18章 中毒(第1页)

第18章 中毒(第1页)

看书阁『wWw。seeshu。net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“难不成是昭阳宫里的哪个美人生病了?也难怪你那天急匆匆的离开。”

顾俊修没有说话,默认了他的话。他知这样才省事,不会让他们的目光集中到阮小暖身上。顾清城不知他的心思,见他终于会怜香惜玉了,心情甚好的喝起了茶,见到这里忙前忙后的都是紫娟,好奇的问,“你宫里那个小太监呢?”

他会这么问,纯粹就是想知她长什么样子,说不定能想到让顾俊修远离她的办法。然而他他左看右看,也没有看到有小太监的影子,这里几乎都是宫女。

又几天过去了,阮小暖仍旧是在昏睡中,偶尔词才会醒过来。不过她醒来的次数越来越少,时间越来越短。

顾俊修借口身体不适,每日都在昭阳宫里,即使是这样,她的病情仍旧没有好转。

因为阮小暖的原因,昭阳宫每天的气氛都是阴沉沉的,没有人敢大声的说话或者是微笑,生怕顾俊修会将怒气发泄到他们头上。

然而可笑的是,没有人知他们的主子为什么会突然就变得更加的不可接近,明天只能看到御医出现,都以为她是顾俊修的身体出问题了。

宫里永远都没有密不透风的墙,有关顾俊修身中剧毒的消息,以一传十十传百的速度,很快就在宫里传遍了。

连顾清城都惊动了,他没隔几天再次出现在昭阳宫,见到顾俊修脸色青白的躺在床上,眼睛紧闭。紧张的问向御医,“誉王殿下现在怎么样了?”

御医都默不作声,在顾俊修的安排下,虽然御医来给阮小暖看病,但是却没有一个人知她的女子之身。现在他身上的病症,他们仍旧是没有任何的办法。顾清城气愤的喊到,“一群庸医!”

顾俊修不只是他的弟弟,还是西岳国的战神,如果他中毒的消息,被几个虎视眈眈的敌国知,西岳国将会有一场大灾难。

顾清城皱眉离开了昭阳宫,将这个消息完全的封锁,宫外的人不知一点消息,但是纸终究是包不住火,顾俊修身上的毒必须要想到解决的办法。他即刻就招来了几个心腹大臣,将此事说了一遍。

他们听到这个的时候,和顾清城想得相差无几。虽然西岳国的繁华远胜于其他的地方,但是除了顾俊修外,却没有一个堪当大任的将军,如果他真的出事的话,其他几个国家联合,西岳国没有一点胜算。

“几位爱卿有何高见?”顾清城忧虑的问。

上官云不仅是丞相,还是三朝元老,听过也见过很多的奇人异事,很快就提议,“陛下不如下一诏书,以重赏为诱,让全天下有能力的人都来试一试。”

这话刚说完,其他几个人就连连点头,顾清城没有其他的办法,只能同意。

诏书一出,天下哗然,不知是宫中那位贵人,竟然能够受到当今圣上如此重视。因为顾清城刻意隐瞒了顾俊修的事情,而是以后宫之人代替,百姓都以为是后宫的嫔妃。

只要是其他人不在的时候,顾俊修立刻就恢复了正常。维持着青白的脸色,对于他来说是易如反掌的事情,连御医也看不出其中的端倪。

他也有这个能力找宫外的奇人,然而却找不到任何的理由,所以只能出此下策。

在诏书出来的第一天,花倾色就从小厮的嘴里听说了此事,从那天见到顾俊修开始,就没有放弃心里的那个打算。只是苦于他在宫外,连他的面都见不到。

这诏书上说的虽然不知是谁,但是只要能进宫,他就有办法让顾俊修赏识自己。所以花倾色毫不犹豫的就揭下了皇榜,立即就收拾好行囊进宫。

“你就是今天下午揭下皇榜的那个人?”顾清城疑惑的看着他,因为他的年龄看起来实在太年轻了一点,看起来比宫里的御医都不如。

花倾色好像是看懂了他心里的想法一样,并没有在意,胸有成竹的说,“陛下,草民斗胆问一句,是不是宫里的御医都对那些贵人束手无策?”

顾清城点头,但是心里仍旧没有相信他,不抱任何希望问,

“你会解毒?”花倾色点头,他师从楚洛,学的东西都是五花八门,对于解毒,他也学了一点皮毛,对于一般的毒基本上都看过。

他是第一个进宫来的人,顾清城虽然不相信他的能力,但是却没有明说,而是让他去了昭阳宫,花倾色看到躺在床上的人是顾俊修的时候,心里别提有多惊讶了。

“这是誉王,你看看他所中何毒?”他还带着面具,他看不到他现在脸色怎么样,只能通过把脉。

然而奇怪的是,他感觉他的脉搏好像是有人特意在压制一样,像是故意要营造出一种中毒的迹象一样。他心里疑惑,不动声色的,“陛下,草民需要静心为殿下诊治。”

顾清城见他脸上不像是毫无头绪的样子,依言带着人出去了。

而就在刚才,花倾色想通了为什么他的脉搏会如此奇怪。他确定的说,“殿下,这里没有其他人了,你没有必要继续假装中毒,草民对于内力的事情略懂一二,知这样做是很耗损你的内力。”

顾俊修面具下的脸上出现了惊讶的表情,因为不知此人的身份,所以他仍旧是维持中毒的迹象。花倾色明白他不信自己,最后只好说,“不知殿下听过楚洛吗?前一段时间殿下在京城的时候还见过我。”

他说完这句话的时候,顾俊修终于有点印象了。他终于坐起来说,“你就是楚洛的徒弟?”这话他问过一遍了,不过上次他心焦阮小暖,没有将此人放在心上。

花倾色见他终于起来,这就表示他愿意相信他了,心里一喜。不过想起他刚才大胆的话,赶紧说,“刚才是草民口不择言,还请殿下勿怪!”他恭敬的低着头,不卑不亢的说。看书阁『m。seeshu。net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

已完结热门小说推荐